欢迎访问,登录注册    

一说口碑建立起来,一些平时专往东市采购珠宝

来源:未知 发表时间:2018-08-11 11:35
算你是出家人,本姑娘也要打得你连佛祖都不认得。”
 
    头陀大笑:“女施主,洒家直言相告,你不信,来来来,洒家显一手神通,叫你心服口服。”
 
    那头陀攥着一个拳头,伸到龙作作面前,龙作作疑惑地低头看去:“什么神通?”
 
    那头陀一张手,一股奇香扑鼻而来,龙作作讶然一怔,未及生起警觉,神志已然模糊起来。
 
    那头陀脸上带着诡秘的笑容,声调飘忽地道:“女施主,你随洒家来,便知其中端倪了,走!”
 
    那头陀转身就走,龙作作神志恍惚,两眼发直,喃喃自语道:“随你去了,便知端倪了。”
 
    她心志恍惚,连想从头陀这里知道什么都已忘记,但是因为药物迷惑了神志,听他一说,依旧本能地就跟了上去。
 
    “无情郎”和“负心汉”带了一班伙计,拿了几捆绳索出来时,已经不见了龙作作的身影。两个小丫环东张西望一番,“无情郎”疑惑地自语:“这么一会儿功夫,小姐去哪
 
了?”
 
    “负心汉”担心地道:“莫不是到对门儿寻杨家姑娘晦气去了吧?”
 
    两人担心地向对面望去,却没听到打斗吵骂的声音。
 
    杨千叶带了一个小伙计回到西市,径往自己的店铺走去。
 
    今日她又去了趟平康坊。聂欢和戚小怜对她立足长安大有帮助,这对情侣她还是要维系关系的。聂欢现在正在筹措钱财,要为戚小怜赎身,戚小怜终身有了着落,人逢喜事,
 
见了杨千叶也有说不尽的话儿,拉着她直聊到此时才放她离开。
 
    杨千叶正向前走着,忽见龙作作迎面走来,一身鹅黄色衫子,虽然身怀六甲,依旧面若桃花。杨千叶登时站住了身子,眉尖儿微微地挑了起来。
 
    两人在龙家寨时曾情同姐妹,可惜这段友情结束的太快。自从以为她与李鱼有些纠葛之后,龙作作更是把她视作情敌,不但在她对门儿开店,处处与她争风,一旦正面碰见,
 
少不得就是挟枪带棒,一番贬损。
 
    一个头陀晃晃悠悠,宣着“阿弥陀佛”过去了,紧接着龙作作走了过来,却似有什么心事,嘴唇翕动,不知道念叼着什么,就从她旁边走了过去,连正眼儿都没看她一眼。
 
    杨千叶松了口气,举步向前走开,走出不过几步,忽然顿住了身子,微微蹙起了眉头。
 
    有心事?不像啊!
 
    就龙作作那般性格,有什么心事,会让她神思不属,恍恍惚惚?
 
    杨千叶又陡然想到,那个头陀似乎走得跟龙作作太近了些。就不说男女有别吧,这街道也没拥挤到那般地步,人们行走时,会自然而然地与陌生人拉开些距离,可龙作作与那
 
头陀一前一后各自行走,显然并不相识,但二人脚跟脚儿的,似乎走的也太近了些。
 
    杨千叶越想越不对,霍然扭过头去,就见那头陀走着走着,忽然拐进了一条巷弄,紧跟着龙作作也拐了进去。
 
    “有问题!”
 
    杨千叶马上拔足追了上去,大喝道:“龙姑娘!龙作作!”
 
    她身边跟着的那小伙计也不是寻常仆佣,而是自灞上训练的那些死士中挑选出来的,一见殿下追去,马上也拔足追上。
 
    杨千叶将至巷口,恰有一个推着炒栗子小推车的汉子过来,抢先一步堵住了巷口。杨千叶一个旱地拔葱,就从那小车上跃了过去,身在空中,就见那头陀头前而行,身后是龙
 
作作的身影,二人一晃儿,就拐过了巷弄的尽头。
 
    杨千叶心中一急,立即施展八步赶蝉的轻功追了上去。休说龙作作是心系自己男人,所以对她有所敌意,这是人之常情,她并不介意。
 
    就算两人之间真有化解不开的仇恨,将心比心,她也不会坐视一个妇人落在心怀叵测者手中,更何况那妇人还有了身孕。
 
    尤其是,那可是李鱼的骨血啊,她嘴上虽不说,心里也清楚,自己已经不知欠了李鱼几许人情。
 
    杨千叶这一施展轻功,身形迅疾如箭。
 
    所谓轻功,就是提纵术,并不是真的能让身体变轻,而且一旦施展,体力消耗极大,根本难以持久,用来跑长途是不可能的,但猝然暴发,在短时间内,飞檐走壁、追风踏鸟
 
,却也未尝不可。
 
    长长一条巷弄,杨千叶施展提纵术,一眨眼就追到了尽头。
 
    这时那小伙计也追了过来,那推车的汉子惊呼一声,被那小伙计合身撞上去,“砰”地一声,冲劲儿太大,那小伙计一身横练的功夫又扎实,竟然那小车拦腰撞成了两截,栗
 
子、铁砂飞得漫天都是,锅下的炭火也溅飞起来。
 
    那小伙计就从那漫天激飞的炭火、铁沙和栗子中间穿了过去。
 
    这条巷中也有店铺,不过都是做喜事丧事乃至法事类物品的一条街巷,平素根本没有顾客,也没有小二站在门口揽客,所以空寂无人。
 
    那小伙计拔腿就追,他可没有杨千叶的高明提纵术,但跑起来也是极快。冲至一半,他眼角余光忽地察觉路旁一家店铺似乎有人影一闪,小伙计立即顿住脚足,但冲势太猛,
 
整个人从青石板上滑过去,滑到第二家店铺门口,才止住脚步。
 
    小伙计掉头回到那家门口一看,就见两个小二一掀门帘儿从后边出来,说说笑笑的抬了一尊佛像再度走回后堂。
 
    小伙计吁了口气,刚刚他眼角捎见似有两人挟了一个黄色人影拐进后院,此时再看,才晓得看花了眼,原来是伙计在搬运木偶人像,那佛像是披了袈裟的,眼角匆匆一扫,不
 
免就误会了。
 
    小伙计不敢再耽误,马上拔腿向大街上赶去。
 
    杨千叶追上大街,这条街道顾客商贾却是极多,人头攒动,热闹非凡。杨千叶一通疾追,人群中再也不见了那头陀身影,鹅黄衫儿的杨千叶更是踪影全无,杨千叶站在街头,
 
茫然四顾,心中顿时焦灼起来。
 
    这时那小伙计追了上来,一瞧自家殿下无恙,这才松了口气,上前唤道:“姑娘!”
 
    杨千叶扭头见他追上来了,马上向前一指,道:“你马上赶到坊市尽头入口,就守在那里,若见一个头陀或杨姑娘,就拦住他!快去!”
 
    小伙计见她满面焦急,不敢多说,马上答应一声,飞奔向长街尽头。
 
    这条坊市中的主干道其实有无数条小巷小弄接连,仿佛一张蛛网,真要是堵,便百十人也堵不住。不过这坊市四周建有高墙,对外的出口却只有四个。杨千叶追丢了人,另无
 
他法,只好安排小伙计去堵一边的门,自己则向另一端飞奔而去。
 
    杨千叶跑到一半,恰见一伙净街司工人从一条巷弄中出来,杨千叶立即大喝道:“尔等速去西市署,告诉李鱼,他娘子叫一个扮头陀的拍花子给拐走了,快去,快去!”
 
    杨千叶说完,就一阵风儿地跑开了,那些净街司的工人被她一句话说呆了,蒙怔半晌,方才醒悟过来:李市长的娘子叫人拐子给拐跑了?这还得了!一帮净街司工人立即撒丫
 
子向西市署赶去。
 
    古时候人贩子量刑极重,拐卖自己的妻妾子孙者,判三年徒刑。拐卖他人奴仆者,流放三千里。如果是拐变的良民,不管你拐卖了去,是给人做妻做妾还是做奴婢,一律斩立
 
决,无需上奏皇帝勾决,立即处死,而且买者与卖者同罪,且尸首两分,不许合葬。
 
    尽管如此,仍是有人铤而走险,人贩子依旧无法禁绝。尤其是那个时代交通不便利,讯息流通不便利,人贩子就更具作案空间了。不过,一般来说,只要是拐卖的成年人,一
 
定得用些迷魂药物才能得手,这种人贩子也叫拍花子。
 
    那些净街司工人听明白了情由,自家恩人的娘子被人贩子拐走了,如何不急,登时也亡命飞奔起来。
 
    而此时,西市署周围,明里暗里,那些黑道杀手业已就位,就等着引鱼出洞了!
 
    (本章完)
 
 第296章 倾巢
 
    杨千叶纵掠如飞,如此美人儿,在人群中飞掠急奔,难免令人侧目,她也不管不顾。跑到一半,杨千叶忽地顿住了脚步。
 
    她毕竟从小接受训练,刚才方寸大乱,这时头脑忽地清醒过来,偌大一个西市,就凭她和一个小伙计,怎么可能看顾得过来?就算她及时抢到另一个出口,人家也有得是办法
 
把人运出去,甚而从墙上递出去。
 
    此时横里一走,越过一条巷子就是她的“乾隆堂”了,莫如回去叫人,比她一个人盲人瞎马地寻找要妥当许多。
 
    杨千叶这样一想,立即向“乾隆堂”奔去。
 
 
一说口碑建立起来,一些平时专往东市采购珠宝的人家也会往这里来。
 
    不过,此时已经天近黄昏,闭市在即。再加上珠宝店毕竟是高档商品店铺,人再多也不可能熙熙攘攘,人流稠密,所以此时店中只有一个大商贾正在那儿挑选着佩玉。
 
    杨千叶出现在门口,气息微促。
 
    冯二止正陪着客人,一见杨千叶到了,连忙迎上去道:“姑娘,你回来啦。”
 
    杨千叶大声道:“有一个人扮成头陀模样,拍花子迷了龙姑娘,如今不知所踪,尔等速速往各处搜寻,守住各处出口,时近黄昏,宵禁在即,只要守住了出入门户,歹人一时
 
就无法将人运出,快去!”